最受欢迎的是Zoom在20个国家的9万所学校中广泛使用

世界各地的教育工作者被推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数十亿学生现在被迫在网上学习,主要是通过各种充斥着安全和操作问题的视频会议工具。

其中最受欢迎的是Zoom,由于在20个国家的9万所学校中广泛使用,它受到了批评的冲击。随着数百万教育工作者和学生涌向社交媒体网站,抱怨该平台存在的各种问题,“缩放轰炸”一词突然成为了词典的一部分。FBI甚至发布了一份有关Zoom和其他视频会议平台安全问题的通知,原因是“多起会议被色情和/或仇恨图片和威胁语言干扰的报道”。

纽约市教育局(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Education)在4月3日发布了一份内部备忘录,禁止教师使用Zoom平台,这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引发激烈争论的举措。该备忘录称,教师不再被允许使用Zoom平台。纽约市拥有全美最大的公共教育系统,为110万名学生服务。

周日,教育部部长理查德·卡兰扎(Richard Carranza)在Twitter上发表声明称,他已指示所有教师现在使用谷歌Meet和微软团队,而不是团队,他写道,该市的目标是“让更多的教室在一个安全可靠的平台上进行视频会议”。

参见:教育中的技术:最新产品和趋势(免费PDF)(TechRepublic)

“我们知道,对许多教育工作者来说,离开Zoom的转变需要时间,我们将支持他们。我们知道保持教学的连续性意味着它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不到两周前,我们英勇的教育工作者开始改变110万儿童的教育方式,将美国最大的公立学校系统上线。他们以优雅的姿态迎接挑战,我们整个城市都感谢他们学会了远程教学和领导。”

这一决定引发了技术专家和教育工作者的一波批评,他们承认Zoom存在安全和隐私问题,但表示很多问题都是人们使用它的方式造成的。

作为对批评浪潮的回应,Zoom学校的首席执行官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讨论了人们所面临的问题,并详细解释了教师可以做些什么来保护教室。Zoom还在一份声明中告诉TechRepublic,他们“正在与纽约市教育局就Zoom在这段时间内如何服务于他们进行持续的对话。”

TechRepublic采访了多位专家,讨论了纽约市的决定,以及它将对美国最大的学校系统的教育工作者产生何种影响。

许多教育工作者和教授表示,北京市单方面封杀Zoom的决定是草率的,表明他们对许多教师在使用该平台时遇到的深层次问题缺乏理解。

纽约市教师们的诸多抱怨之一是,学生们共享会议密码,导致随机的学生或其他人进入课堂,并以不守规矩的评论或无礼的语言扰乱会议。

未来隐私论坛的高级研究员莫妮卡·巴尔杰说,虽然这是一个紧急情况,并不是在线学习的最佳方案,但家庭和学校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并不意外。

“使用Zoom是一种本能的反应,现在禁止它也是一种本能的反应。Zoom只是一项技术,根本的问题是它没有经过学校使用的适当审查,Zoom提供EDU账户,而且没有为教师提供足够的培训或支持来确保安全、隐私和礼仪,”巴尔杰说。Zoom并不是唯一一个存在此类安全问题的机构,事实上,大多数应用程序并没有考虑到使用它们的儿童的安全和健康。无论是Instagram、WhatsApp、Youtube还是Facebook,大多数应用都把保护隐私和安全的责任推给了用户。这一时刻让我们明白为什么这种方法是行不通的。它服务于商业利益,但也为用户(尤其是儿童和家庭)制造了漏洞。”她补充说,从Zoom到微软再到谷歌,并不能解决缺乏对教育技术的审查、缺乏对使用这些技术的人的支持和培训的根本问题。

剑桥公立学校首席信息官、马萨诸塞州学生隐私联盟(Massachusetts Student Privacy Alliance)创始成员史蒂夫•史密斯(Steve Smith)也表示,这一决定是过度反应,是没有真正理解这些问题的结果。

他说:“有些人认为,我们不能在学校里使用谷歌,我把这和他们的观点等同起来,因为他们不明白,GSuite for Edu有不同的协议,也有不同程度的保护措施。”

他指出,在美国联邦调查局警告“变焦轰炸,其中包括大量的最佳实践,帮助减轻教师所面临的一些问题,包括在变焦私人所有的会议,需要密码,授权候诊室管理考勤,共用电话会议或教室直接链接,改变屏幕共享设置”主机,并确保每个人都使用最新版本的平台。

史密斯接着解释道,Zoom学校有专门为K-12学校设计的额外保护措施,但各州有责任为教师提供培训,并强制实施自己的安全措施来保护学生。

“在真正的审计或特定的申请受到严格审查之前,比如违规或其他特殊情况,技术差距肯定会存在。不是因为恶意,而是因为没有审计的框架。强烈的压力被放在变焦由于COVID19远程学习,可以说,是众包这审计压力,”史密斯说,学区,一个成熟的学生数据隐私项目审查和批准的应用程序和数据隐私协议的远程学习更好地过渡到得多。

Comparitech公司的隐私维权人士保罗•比肖夫(Paul Bischoff)表示,这主要是因为纽约市教育局没有提供相关培训,与Zoom公司没有任何具体的关系。他呼应了史密斯的评论,称许多教师没有正确设置缩放设置,允许第三方进入虚拟教室。

不过,Red Canary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官克里斯•罗特(Chris Rothe)指出,Zoom之所以如此受欢迎,部分原因在于它的易用性。最后,过去几周Zoom提出的问题很好地说明了可用性和安全性之间的平衡。从一开始,Zoom就被打造成了一个“能正常工作”的视频会议平台。Rothe说:“为了获得‘正常工作’的用户体验,他们做了一些有问题的事情,或者从安全的角度来看是错误的。”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这些问题现在才曝光,而不是过去9年里Zoom像野火一样迅速发展的时候?”当一个应用程序突然得到大量使用时,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这会导致更多的关注和更多的审查。这会导致漏洞和设计缺陷被更快地识别出来。”

研究人员和隐私倡导者一直确定需要一致的审查技术和应用的安全,学校使用,杰说,他指出,问题是,大部分学校没有财务或人力资源进行审查,培训员工或跟上不断变化的隐私政策的应用和技术平台。

家长们也陷入了困境,他们试图通过培训来学习一些复杂的教育技术,而这些培训“在大多数地区几乎不存在,”巴尔杰说。罗格斯大学传播与信息学院(Rutgers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and Information)副教授威基·卡茨(Vikki Katz)表示,家长们必须迅速适应突然成为孩子教育的负责人,并应对学习新平台带来的所有压力。即使是那些擅长使用技术的家长,也在努力应对任何新平台所需要的巨大学习曲线,而那些对技术知之甚少或不得不在白天工作的家长,则只能用他们仅有的一点经验来帮助他们的孩子。卡茨重申,几乎没有人能预见到如此规模的灾难的到来,几乎没有任何学区能够为如此重大的转变做好充分准备。“没有人预料到这一点,坦率地说,如果任何地区有这样一个计划,他们可能会被批评为不必要的资源支出。纽约市和全国各地的教师和行政人员都在不知疲倦地努力尽其所能做到这一点,在这种迅速变化的、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失误和倒退是不可避免的,”卡茨说。在此之前本可以做得更好的是与数字不平等相关的: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全国的学校都通过互联项目接入了宽带。确保每个家庭都有高质量的宽带连接应该是下一个重点。”她指出,这些问题对贫困学生的影响比其他任何问题都大,因为家长们在校外无法获得稳定、高质量的互联网接入或功能良好的数字设备,这给他们带来了额外的压力。她说,美国各地的政府本可以,也应该在这些方面做更多的准备。她还说,美国的每个学龄儿童都应该拥有一个可以连接宽带和高功能笔记本电脑的家庭。学校必须优先安排知识丰富的教师,他们几乎可以随时解决技术问题。这是商学院最不可能解决的挑战,可能也是最重要的挑战。我领导了第一项针对低收入家庭数字不平等的全国调查,很明显,‘网络连接不足’并不是随机分布的,”卡茨说。“在网上学习最困难的学生是那些最不可能有家长在他们陷入困境时帮助他们的学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