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创公司Capital希望重新引入创始人进行债务冒险

当您可以筹集债务并保持资产净值时,为什么还要筹集风险资本?

这是一大批新的金融技术公司希望企业家在开始考虑为公司筹集外部资金时会问自己的问题。Clearbanc开展了“ 20分钟的条款清单”活动,其目标是到2019年底支持2,000家企业使用10亿美元的非稀释性资本。现在,Capital正在启动,以教育创始人关于债务融资的可能性。

由前德雷珀(Draper)创立Fisher Jurvetson(现称为Threshold Ventures)的投资者Blair Silverberg,Csaba Konkoly和Chris Olivares,Capital今天从Future Ventures手中筹集了500万美元,格雷克罗夫特Wavemaker和其他人。此外,它还从“突出的机构资本池”中筹集了500万至5,000万美元投资于有前途的公司,这些公司使用“资本机器”确定。

Capital的承销技术被称为“资本机器”,它可以确定企业是否具有注入债务所必需的增长潜力(通过分析收入和其他财务考量),然后在24小时内交付条款清单。该公司表示,这一加快的流程消除了招募风险资本家的耗时因素,使企业可以在数小时内从零增加到500万美元,甚至更多。

对于尚未准备好进行债务融资或不符合Capital资质的公司,该公司可提供免费的计算器,该计算器可根据其筹款和估值数据确定公司的资本成本。

Silverberg告诉TechCrunch:“我们正在尝试创建一个所有创始人都去开始其筹款流程的地方。”“我们只希望企业家了解建立资产负债表的第一步就是了解您的资本成本。第二步是您现在可以使用它来比较您的融资选择。我们希望我们可以使此过程更简单,更透明。”

Capital向其资本收取5%至15%的固定费用,一段时间内最多投资5000万美元。西尔弗伯格说,该公司有成为各种整体投资银行的抱负,愿意并愿意就筹集资金的可能性向公司提供建议,并将它们与风险投资家联系起来以进行未来交易。

Silverberg解释说,从历史上看,风险投资资金投向了准备颠覆某个类别的风险新贵。如今,大量的股本资金被集中到可以完全由非稀释性资本提供资金的可预测业务模型中:“我看到了风险投资过程是什么样的,”西尔弗伯格在谈到他在DFJ的工作时说道。“科技公司不动用债务……这对于创始人来说是极其昂贵的。”

硅谷及周边地区存在着围绕风险投资筹款的文化。在这些公司中,初创公司寻求成为“独角兽”,希望在这个网站上的故事赞扬他们的成就-包括他们获得的大量风险投资资金。实际上,大部分资本都投入到了Facebook之类的东西中。与谷歌来推动数字广告活动,这并不是要使用VC的方式,并且可能导致创始人将拥有仅几个百分点的公司公开上市。

Capital,Clearbanc,Lighter Capital等解决方案其他人则应提醒企业家,风险投资不是使公司成立的唯一途径,除了风险债务外还可以筹集资金。

Silverberg补充道:“不知道您的资本成本是没有任何借口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