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能力局 | 启赋资本徐凯:资本赋能下的金融新生态

随着国家监管、科技驱动等推动,新一轮的金融变革已经到来,助推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抢占制高点,并紧紧依靠创新,赋能实体企业发展,谋求高质量服务。在这个过程中,资本布局金融领域并赋能新金融,将会金融业带来生态重构的机会,也是中小金融机构的重要机遇,将会大大提升整体行业的综合能力、差异化服务能力,构建金融新生态。

为了帮助更多的创业者在决策中把握行业的脉搏,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中做出正确决策,策划了“UP能力局”系列闭门活动。活动邀请行业投资人、代表性的创业者、行业专家莅临现场,以“主题分享+深度互动+茶歇交流”的形式,分享他们的案例经验,让一批最有能力者面对面探讨犀利观点、激发针对性思考。

10月25日,在上海举行了UP能力局第三期《金融科技:安全突围攻防战》。

此次闭门会议,邀请了专注于金融领域的启赋资本徐凯,具有多年多款物联网设备通讯研发经验,为多家知名企业提供混合云解决方案。曾就职于中国电信、百度,有丰富的产业信息化,产业智能化落地经验,主要关注产业互联网和金融科技相关领域。本次分享,他聚焦于金融行业,站在金融市场的宏观角度,明确分析了目前行业面临着三个技术操层面的问题,以及解决方案。如何积极稳妥发展供应链金融,推动行业实现高质量发展?在资本和云计算的赋能上迈入新时代,创业者有哪些不可错过的机遇?资本如何助推工业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在UP能力局帮企业拨开迷雾。

1101发布2.png

以下是他的演讲:

我们把最近的三个技术操作层面的问题先提一下:

首先,P2P不是金融创新。对于我们来说,其实P2P并不是金融创新的产品。因为在咱们江浙一带,民间现在还是中小民营企业融资的重要手段,P2P只是把它从线下搬到线上,只是面更广了一些,所以这次江浙一带的P2P暴雷也特别多。今年6、7月份央行发布了文件,P2P的企业可以跑到当地做备案。P2P的功能和银行很像,但是却很难管控风险。部分P2P是靠高利率来覆盖风险的,但是国家去年开始对放贷利率是有管制,今天咱们看到的不断暴雷,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是第一个技术操作层面的问题。

其次,数据的合法合规性。最近有一些做爬虫的程序员被抓了,做技术也是一份容易发生的事故的工作了。就在这个月的24号,银行发布了一个文件:但凡是银行在问第三方机构购买数据源,企业必须要提供数据源合法、合规性的来源。如果没有提供,银行买它的数据,自身是要担责的。

最后,关于牌照和资质。这个可能跟咱们这边在座的创业者息息相关。在今年大概8月底的时候,我们有些项目经常需要去银保监会去做相关沟通。凡是做金融信息服务的企业,当你的客户面向银行、保险服务公司的时候,未来你需要去当地的人行做一个备案,有可能将来这块也会有相应的牌照需求。或者往小了来说,做金融业务等保资质很重要,但是这个资质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成本很高的。

1101发布3.png

从以上三个操作问题综合来看,对很多中小创业公司来说,有一定的难度。不知道在金融科技领域,创业公司的未来方向在哪,如何走?有一些业内人士表示,大不了做IT外包。但我们观察发现有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很多做金融AI的公司,还不一定能做IT外包,而只能是人力外包,现实已经很残酷了。

刚刚讲完三个偏技术操作层面的问题,再看一下关于金融科技的宏观环境。

第一个是M2。大家可以看一下今年的M2增长数据,具体数字大家可以看官方报告,增长比较大。西方人经常开玩笑话,工资的水平是肯定赶不上M2的增长速度,勉强赶上CPI倒是有可能。另外一方面是讲利率。我们要去杠杆,实际利率预期会下降,而银行准备金这块已经下调了。这两个点加起来,通俗来说就是说今年钱更多了,钱的流通速度更快。而现在,政府也有一个引导性的政策,央行这边给各地的银行发了一个指标,鼓励给中小企业放贷。看起来感觉很好,政策有引导,钱也很多,但是其实这个事情操作层面上是有问题的。

为什么有问题呢?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和银行的朋友。举个例子:假如我作为银行的经理要放贷,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给中小企业放贷一百万,另外一个选择给大企业放贷一个亿。作为银行的经理来说,肯定优先选择一个亿的项目做,一个亿跟一百万的项目机会成本是差不多的,一个亿的成绩当然更大了。平常整天讲个人征信、企业征信,其实大部分金融机构不Care这个问题,他们考虑的是另外一个非金融维度的问题,这是很真实的现状。

还有一个问题,今年一直讲去杠杆,国家对影子银行有一个比较强的管制。打个比方,今年天比较热,雪天化的雪越来越多了,水往下走,有些水可以通过渠道跑到小河里面,我们把小河叫中小企业,中间有些渠道就是通过影子银行的方式做。现在因为去杠杆,影子银行这边没法把钱放给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大部分的钱还是流到大海里面,就是到国有企业里面。透过这些,我们可以发现一个问题:钱越来越难走到中小企业、民营企业。

尽管企业面临诸多的问题和挑战,但机遇与挑战是并存的。大家整天讲金融要创新,其实我认为在金融行业,金融并不缺乏创新,因为我们有金融工程,我们时时刻刻能做出很多金融创新的产品出来,事实上是监管跟不上金融创新,监管是大大落后于金融创新的。为什么?因为监管缺乏场景应用和落地。没有场景的时候去做监管,就没法把数据做穿透的。

1101发布4.png

回归到今天主题的本质,讲一些与资本赋能相关的事:启赋资本是如何赋能新金融行业?

我简单介绍一下启赋资本。这几年来,启赋资本投资范围有包含这么两个方向:一个是工业互联网,一个是产业互联网。相信大家对这两个领域来说并不陌生,但是这两个术语也是这几年才逐渐被大家认知。事实上,中国很多企业,像格力、美的、海尔这样的企业,很早就做成了产业生态的模式,企业信息化能力也很强了。换到传统企业,如果还想做其他行业的第二个格力美的海尔,请问还有机会吗?我们认为,通过科技赋能的方式和落地场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工业互联网或者说产业互联网的模式,可以帮助现在的创业者克服后来者劣势的问题。

首先讲一下工业互联网。因为今天主要还是讲咱们偏金融行业的东西,所以说技术层面我不多讲,主要讲金融层面。工业互联网跟产业互联网有什么区别?粗浅的说,工业互联网行业是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企业做信息化,而产业互联网互联网是涉及到上下游生态。

工业互联网,无非就是把企业各种数据如何放在系统里面,把存储数据放到ERP,把销售数据放到CRM里面。其实工业互联网包括很大的范畴:我们把物联网、车联网、能源互联网都可以列为工业互联网里面。

下一个就是产业互联网。举一个生产制造的场景来讲,从“原材料—零部件—半成品—品牌商”形成一个完整的供应链,从“品牌商—代理商—分销商—需求方”是一个分销链,同时在供应链与分销链的过程里都需要物流链。在传统企业,像格力、美的、海尔,当年都是从品牌商做起,然后慢慢掌控了整个产业互联网的产业链。在我们看来,现在的创业企业不一定非要做品牌商的事情才能来掌控产业链。在这三条链的节点里,哪怕原材料对三条链有一定的影响力,那么这个企业就可以做产业互联网的事,把这三条链路做穿透。

做完穿透以后,我们再回到最初讲的国家用了这么多的钱,很难流入中小企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比如供应链金融。如果要把“信息流、资金流、物流”做一个三流的整合,想要把这三块东西做一个穿透式的监管,究竟要怎么做?我们就是通过工业互联网或者产业互联网,要把真实的生产、制造、销售的数据做一个真实的还原,如果能达标,这样才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供应链金融。

今天主要是有关云计算的会场,最后也需要回归到云,讲一下金融云。对于云来讲,金融云能创造多大的收益?其实云就是我卖了多少台服务器,一个月卖了多少G的CDN,这才是大头,其他的都是小;这两块金融云占比相对不大。金融云的服务器价格比传统的服务器价格卖得贵,但是它的赔付成本是非常高的。大概在前两年的时候,国内的一家上市公司给某家银行提供一个金融云方案,机房断电两个小时,带来千万级的损失,这个事情非常的严重。当时银监会发布文件,凡是与这家公司合作,你必须去报备,这个文件让这家公司以后金融业务变得困难。

回过来,我认为对于不同云的厂商,有不同的机会。今天我们主要讲针对AWS的场景。我觉得有两个机会,一个是去IOE的机会,一个是跨境的机会。

去IOE,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字面意思:即去IOE;二是去IOE所带来的机会和商机。国内大部分的银行是IOE的架构,甚至于它还是十年前的架构,基本上就这么个情况。我们去银联、网联都考察过,基本上还是这么个玩法。第二个意思,2016年末,当时四川的新网银行12月底拿到了牌照。银监会有一个规定,你拿到牌照六个月必须把核心交易系统上线,如果我是传统的IOE架构做的话,六个月的时间完成这么大的工作,是比较有难度的,同时资金成本是非常高的。对于很多国内的中小银行来说,这是非常昂贵的成本。当时国内也是另外一家上市公司给新网银行提供了方案,让新网银行提前把业务上线,这是去IOE过程中产生的机会。

另外一个是跨境的机会。今年整个金融行业是放宽的,海外的金融机构、海外的金融信息服务机构,可以到国内来成立金融类公司。我们相信未来会有很多这样的企业会到国内来,这种跨国公司的服务,对AWS或者IOE来说是非常好的利好时机。同时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对国内的中小创业者也是一个非常紧凑的窗口期,所以创业者要赶紧抓住机遇。因为这个窗口期一过,未来金融科技的机会就会更小。

相关推荐